无雨

郭嘉中心群:329139414 欢迎来玩。

【考据】【假如曹操去了昌国】郭嘉到底死在何地?​ (2)

碣石潇湘:

看到 @流云天际 太太在我上一篇【考据】郭嘉到底死在何地? 里的回复,我又去查了一下资料,对建安十二年末这一段历史及奉孝的薨地又有些新的想法。


这一次,问题的前题,以及这篇文章的核心,是邴原别传关于曹操从柳城回来去了昌国的记载可不可靠的问题。


先把史料贴上:



太祖北伐三郡单于,还住昌国,燕士大夫。酒酣,太祖曰:“孤反,鄴守诸君必将来迎,今日明旦,度皆至矣。其不来者,独有邴祭酒耳!”言讫未久,而原先至。门下通谒,太祖大惊喜,揽履而起,远出迎原曰:“贤者诚难测度!孤谓君将不能来,而远自屈,诚副饥虚之心。”谒讫而出,军中士大夫诣原者数百人。太祖怪而问之,时荀文若在坐,对曰:“独可省问邴原耳!”太祖曰:“此君名重,乃亦倾士大夫心?”文若曰:“此一世异人,士之精藻,公宜尽礼以待之。”太祖曰:“固孤之宿心也。”自是之后,见敬益重。



我对这个问题的质疑一个是因为从易县回邺城,如果中间去了昌国,绕路太多,附带原因是荀彧在昌国出现很违和。





详见:驳裴注引邴原别传中对建安十二年末曹操在昌国的相关记载


流云太太对原因的解释如下:



因为前一年,也就是建安十一年首先是曹总把青徐这边八个刘姓公国废了。其次是于禁把五次叛变的昌豨斩了,而海贼管承被打败后逃到海岛去了,曹总听从何夔计谋派黄珍去说降,这个过程持续了挺久。总之曹总打乌丸去的时候其实青州这边遗留问题还挺多的,他回来确实应该去那边看看到底事都办得怎么样了。





我因此去翻史料。个人认为管承在长广海岛附近也就是今天莱阳附近,如果考虑到“入海岛”那就得更往东南在估计是今天青岛田横岛附近的位置;东海郡在郯城附近——两地离今天淄博附近的昌国都还有很远的距离,如图。曹操如果真的是为他二人特地绕道视察,那没道理到了昌国就停下宴请士大夫。况且我认为在建安十二年末管承和昌豨的事情应该已经都解决的差不多了。而时间上,因为曹操十三年春正月就回了邺城,也不允许他真亲自到长广和东海。曹操特地去昌国如果是真的,应该另有他因。





个人认为,如果曹操真的在从柳城返回的途中从易县绕道去了昌国,那最大的可能是因为黄巾余贼徐和作乱。




范书献帝纪



十二年秋八月,曹操大破乌桓于柳城,斩其蹋顿。冬十月辛卯,有星孛于鹑尾。乙巳,黄巾贼杀济南王赟。



范书章帝八王列传



熹平三年,使使拜河闲安王利子康为济南王,奉孝仁皇祀。康薨,子赟嗣,建安十二年,为黄巾贼所害。子开嗣,立十三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三国志夏侯渊传



济南、乐安黄巾徐和、司马俱等攻城,杀长吏,渊将泰山、齐、平原郡兵击,大破之,斩和,平诸县,收其粮谷以给军士。



臧霸传



与夏侯渊讨黄巾余贼徐和等,有功,迁徐州刺史。



吕虔传



济南黄巾徐和等,所在劫长吏,攻城邑。虔引兵与夏侯渊会击之,前后数十战,斩首获生数千人。太祖使督青州诸郡兵以讨东莱群贼李条等,有功。太祖令曰:“夫有其志,必成其事,盖烈士之所徇也。卿在郡以来,禽奸讨暴,百姓获安,躬蹈矢石,所征辄克。昔寇恂立名于汝、颍,耿弇建策于青、兖,古今一也。”举茂才,加骑都尉,典郡如故。



十月十七日,黄巾余贼徐和杀掉了济南王刘赟和其他官员。献帝纪里都有明确记载的话,这次事件应该是比较严重的,而且十月中下旬作乱,规模又比较大,“前后数十战”,就算到了年末曹操到的时候已经被夏侯渊等击破,还有余贼东莱李条让曹操放心不下。曹操从柳城回军,十一月到易水后专程去济南、乐安附近的昌国督战或者善后,是有可能的。荀彧的出现也就解释的通了,汉朝的济南王死了需要立他的儿子刘开,荀彧作守尚书令,过去做些安排也比较正常。





然而,我终究对曹操有没有亲自去昌国仍然不得不持保留态度,因为实在是缺乏其他史料记载的印证。卢弼在邴原别传里面的按:



弼按:《武纪》“建安十二年九月,公引兵自柳城还。十一月,至易水。十三年正月,还邺”,似无道经昌国之理,“昌国”或为“昌平”之误,昌平为由辽东还邺必经之道也。



做集解的卢弼先生都没有找到曹操从柳城回来去过昌国的记载和理由,因而提出质疑,我在这里提出的“曹操为讨徐和去昌国”的假设,也只能是假设。




那在这个假说成立的前提假设下,然而这时郭嘉死没死,在不在场呢?


假设这时郭嘉已经死了。那曹操给荀彧的两封悼书就是在易县写的:因为原别传里荀彧和曹操同在昌国,肯定不需要写信交流。然而这里就出现了一些小小的矛盾:


条件一:曹操与荀彧伤郭嘉书1



今表增其子满千户,然何益亡者,追念之感深。



说明曹操在易县时已经为郭嘉上表请封。


条件二:请封郭嘉表



自在军旅,十有余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东禽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平朔土之众,逾越险塞,荡定乌丸,震威辽东,以枭袁尚。虽假天威,易为指麾,至於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方将表显,短命早终。



说明在袁尚兄弟被公孙康杀掉的时候,郭嘉应该还没死,否则不应该被包含在“十有余年”内,也不能算是郭嘉的功劳。(除非真的是“遗计”,可是文学性太强。在这里感叹下老罗好强大,也给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还这么富有文学性。万一是真的呢~)


而条件三,范书献帝纪建安十二年:



十一月,辽东太守公孙康杀袁尚、袁熙。



而武帝纪记载十一月曹操回程大军已经到易水了。


由以上条件可以得出一定的顺序:公孙康杀袁尚-郭嘉病死-曹操请封-给荀彧写信。这些都发生在建安十二年十一月军次易水时。


也就是说,十一月曹操在易水时,公孙康杀袁尚兄弟消息传来(注意首级传来是得等十三年还邺以后,见牵招传。如果消息和首级是一起传来,时间上就更解释不通了),然后郭嘉死,然后曹操上表给郭嘉请封,然后给荀彧写信,中间还要接受单于来使来贺,还要给田畴请封,还要跟他来回推让,然后启程去昌国……有没有点时间太紧之嫌?


另一种可能的假设是此时郭嘉没死,但也没去昌国。郭嘉如果先行从易县回到邺城然后生病、去世,那上篇文章里提到的曹操“问疾者交错”,还有“郭嘉应该是死于建安十二年末而非十三年”的问题就都解释的通了。这种情况下,时间上,郭嘉应该死在十二年十二月的邺城,此时曹操和荀彧从昌国分别,各自启程,曹操回邺在途,荀彧还许在途(因为昌国到许都比到邺城更远)。曹操临丧哀恸,上表请封,给荀彧写信都是在邺城。


那郭嘉在内的一批人没有跟曹操着去昌国,而是直接返回邺城。这种可能性存在吗?


我觉得是存在的。原因是此次从辽东返回,不仅仅是曹操的军队、自己人回来了,还有一大批闲杂人等也被曹操同时带回来了:


田畴传:



畴尽将其家属及宗人三百余家居邺。



乌丸鲜卑东夷传:



建安十一年(此处一定有误,应为十二年),太祖自征蹋顿于柳城,潜军诡道,未至百余里,虏乃觉。尚与蹋顿将众逆战于凡城,兵马甚盛。太祖登高望虏陈,柳军未进,观其小动,乃击破其众,临陈斩蹋顿首,死者被野。速附丸、楼班、乌延等走辽东,辽东悉斩,传送其首。其余遗迸皆降。及幽州、并州柔所统乌丸万余落,悉徙其族居中国,帅从其侯王大人种众与征伐。由是三郡乌丸为天下名骑。”



范书乌桓鲜卑列传:



建安十二年,曹操自征乌桓,大破蹋顿于柳城,斩之,首虏二十余万人。袁尚与楼班、乌延等皆走辽东,辽东太守公孙康并斩送之。其余觽万余落,悉徙居中国云。



个人认为,这些外来者都跟着去昌国这个局势紧张到甚至需要曹操亲自去查看的是非之地,这不太合适的。郭嘉跟着,或者带着这些人(全部或一部分)先曹操一步返回邺城,是有可能的。


有意思的是臧霸李典等人不知是不是受这波内迁的影响,主动要求家属入邺(做人质)以示忠诚。不过这是后话了。




我必须再次强调这篇文章的分析前提是曹操真的去了昌国。如前所述,由于这个前提本身就存疑,且分析过程中也有很多不确定之处,所以我提出的假说仍然只是假说,不能定论。不是我要讲废话扫大家兴,我当然也知道人人都喜欢确定的理论和事实。但我觉得研究历史也好考据也好其他学科也好,最重要的就是承认假说不严谨的地方存在,不能蜜汁自信地拿脑洞当史料,拿假说当定论来误人子弟是吧~~












(其实真相是,作者是个大怂货,怕文章有错被人打脸→_→)

评论

热度(73)

  1. 一纸胡言无雨 转载了此文字
    明日晨读物
  2. 不动夫人碣石潇湘 转载了此文字